投稿

人物

首頁  >  人物

朱天放:文理雙全的“斜槓”青年

作者:記者團 葉宛鏵 柯琦  編輯:史健橋  來源:湖北大學報   發佈時間:2019/12/24


學霸檔案

朱天放,男,中共黨員,計算機與信息工程學院2016級物聯網工程專業學生,連續三年加權學分成績排名專業前二,湖北大學2016級“卓越主體”人才培養計劃成員,任班級學習委員、計信學院辯論隊隊長、湖北大學學生自育委員會副主席,曾任校記者團沙湖墨韻文學社幹事、院青年傳媒中心新媒體部幹事。

曾獲得2018年“第四屆全國移動互聯創新大賽”一等獎等國家級榮譽7項,省市級榮譽5項,院校級榮譽20餘項,獲批實用創新型專利2項,在申發明專利2項,發表學術論文2篇。

曾獲湖北大學通識教育學院第六屆“問津大講堂·學生主講人”演講比賽一等獎,事蹟被《楚天都市報》報道,獲“國家獎學金”“第33屆華僑城杯楚才國際作文競賽”二等獎等諸多榮譽。2018年以隊長身份組織的暑期社會實踐項目獲省級表彰,並被立項為2018湖北省高校實踐育人特色項目。

學霸、科研達人、文學大佬……朱天放是非典型工科生,也是名副其實的斜槓青年。他會寫代碼,也會寫文章;會編程,也會演講;會建模,也會辯論。他是師生眼中文理雙全的學霸,是能言善辯的辯論隊隊長,也是對工作盡職盡責的學習委員。近期,學校研究生推免工作結束,朱天放被保送至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國家光電國家研究中心攻讀碩士研究生。

咬牙堅持 學習工作兩不誤

“學習從無捷徑可走。”談起學習,朱天放認為最笨最直接的方法其實就是最有效的。“方法其實很簡單,不會解題就把書上的課後習題全部做一遍,不會寫英語作文就背一百篇。”

大二大三時,專業課的繁重、學生工作的瑣碎、科研項目的壓力讓他有點兒喘不過氣來。回憶起當時忙碌的生活,他感慨:“吃飯都不安穩,經常隨便扒兩口就趕去開會,熬夜做項目更是家常便飯。”朱天放因為學生工作和項目每天在學校和三期學生公寓之間頻繁來回穿梭,他的QQ好友步數排名長期排在前三。

朱天放時常忙得沒有時間午睡,為保證下午的效率,他每天吃完飯後便快速走回宿舍,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鬧鐘一響就馬上背起書包往外走,這是他稱之為節省時間的“間隙睡眠法”。他笑言好幾次舍友和來串門的同學都被自己嚇了一跳,“他們説我有點像‘殭屍’。”即便學生工作如此繁忙,朱天放的成績依然名列前茅,加權學分成績排名連續三年專業前二,綜合測評排名專業第一,大二時入選湖北大學2016級“卓越主體”培育計劃。

雖然家就在學校附近,但大二暑假朱天放還是選擇留校學習,潛心做科研。他在假期裏仍保持着上學的作息,先後研讀了兩百多篇英文專業學術論文,並認真對要點進行了記錄。2018年寒假,朱天放為了準備工信部主辦的藍橋杯編程大賽和教育部主辦的雲計算大賽,窩在房間裏幾乎沒出過門,為的是潛心鑽研各高校的算法題目,同時進行項目開發。為督促自己的學習進度,他還開通了CSDN技術博客,要求自己每天至少上傳一篇算法解答。

人外有人 不做科研路上的井底蛙

作為名副其實的競賽獎項“收割機”,朱天放的獲獎離不開背後付出的辛勤努力,他太熟悉只有‘嗒嗒’鍵盤敲擊聲陪伴的夜晚。寫代碼、做項目佔據了他生活的70%,最多的時候他曾同時做三個項目。大二大三朱天放幾乎“暑假無休”,每天過着從實驗室到宿舍兩點一線的生活,經常為了解決一個小錯誤忙活一整天。“不會覺得枯燥乏味,因為我在做自己喜歡的事。”

大二伊始,他主動找到指導老師組隊參加“第四屆全國高校雲計算應用創新大賽”。由於白天專業課程繁多,只能晚上準備競賽。當時項目必須搭建一個雲計算分佈式網絡,這需要使用同隊2015級學長寢室的網線。為了不打擾他人休息,每天晚上他和隊友等學長的舍友睡着之後,才帶着筆記本偷偷溜進宿舍開始工作,“燈是黑着的,把難題解決之後慶祝都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就彼此之間相視一笑。”

那段時間朱天放和隊友經常熬夜到兩三點,然後六點多起牀上課,一直持續了三個月。高強度的訓練和壓力讓朱天放和隊友的身體頻亮紅燈,其中一名隊友在比賽結束後還住進了醫院。因為時常熬夜做項目、長時間坐在電腦前敲代碼,朱天放深受肩周炎、頸椎病等病痛的折磨。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湖北大學成為該參賽組唯一晉級全國總決賽的非985、211院校的本科隊伍,並在南京的答辯中擊敗了上海交大、南京大學等知名高校的研究生團隊,獲得全國二等獎。

“那次參賽也我讓深切體會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真正含義。”朱天放在比賽現場看到,作為評委的一名中科院教授被一名超額完成比賽要求的南京大學選手“懟得不敢説話”。賽後,他在QQ好友空間感慨:“你聽到國科大研究生説‘針對命題已發表三篇SCI’;你聽到南大學長説‘題目要求三千萬,我做到了一億;題目要求三十列,我做到了六十列’;你看到中科院教授對作品錙銖必較。你將又回到井裏,但不再是一隻青蛙。”

後來,他一路過關斬將,相繼在第九屆“藍橋杯”Java軟件開發大賽等6項國家級、3項省級大賽中獲獎。在推免申請的科研競賽加分上,朱天放得到了滿分20分的加分。即使獲得了這麼多項榮譽,他依然始終保持着謙虛的態度,認為與其他名校的學生相比,自己還是“太菜了”。

文理雙全 工科生也能是文青

“冰冷的字符記錄着人間的喜怒哀樂,簡潔的01消解了靈魂的孤獨與寂寥。”這是朱天放為計信學院第一期院刊作的卷首語。“不解風情”“羞於表達”是我們對工科生的固有印象,而朱天放是個“例外”,他喜歡李白的灑脱自在,喜歡金庸小説裏的武俠情懷,喜歡敍利亞詩人阿多尼斯……他是非典型工科生,愛文學,愛演講,也愛辯論。

朱天放寫過影評、小説,並打算嘗試各種文體的寫作,喜歡讀四書五經,還研究過陰陽八卦。每到一個地方旅遊,朱天放必去的地方就是當地的書店,“進書店就感覺很滿足,就像女生進到口紅店一樣。”選修課朱天放也都選擇了與文學相關的課程,參加計信學院的“霽杏齋”讀書活動是為了贏取讀書基金買書看。

朱天放熱愛文學是小時候受到了母親的影響,“我媽還挺捨得花錢給我買書的,家裏有三大櫃子書,兩大櫃子都是我的。記得在我最小的時候,她那時候的工資是八百塊錢,給我買書花了大半。”朱天放笑着説。閲讀對於朱天放來説不僅僅是愛好,還是他讓自己沉靜下來的一種方式。“因為你可以借鑑書中古人處理困境的方法。”紀伯倫的《我曾經七次鄙視自己的靈魂》是朱天放最喜歡的一首詩,他經常以詩中列舉的七種錯誤來反思自己的行為,如在困難和容易之間,自己是否選擇了容易,以此督促自己直面和挑戰困難。

在各類演講、辯論比賽中也可以看到朱天放的身影。大一時,朱天放參加了第六屆“問津大講堂·學生主講人”演講比賽,獲得了為數不多的一等獎,在通識“十大學生之星”評選活動中獲評“演講與口才之星”……

“永遠都要保持謙虛的作風,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要沉迷於取得的成績,要多和外面優秀的人作比較,不要做井底之蛙。”這句話朱天放強調了不止一次,“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希望學弟學妹能從我的經歷中吸取經驗,然後超越我。”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最新導讀

新聞排行

圖片新聞

版權所有©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
郵政編碼: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

 


  • 微信

  • 微博